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高端访谈 >

陈竺:北京公立医院设医师服务费

  • 2012-09-17
  •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者:华仔

    打印转发字号:T|T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日举行新闻发布会,卫生部部长陈竺、副部长刘谦介绍卫生事业改革发展进展情况,并答记者提问。陈竺指出,北京市一些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设立医师服务费未增加医保负担。

  有记者提问,北京市的一些公立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取而代之设立了医师服务费,用以激励医生提供更高质量的服务。医师服务费有一部分是用医保进行报销的,是40元钱,这是否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医保的负担?如何平衡合理使用医保与合理提升医生待遇的关系?

  陈竺回答说,从最近北京市和深圳市试点的情况来看,实际上取消以药补医以后,它所设立的医师服务费是在控制总额前提下的一个结构调整。以药补医从机制上造成了很多弊病,是因为医疗技术劳务的价值没有在价格上得到充分的体现。设立医师服务费,提升手术费、护理费以及有些地方在开展的建立药师服务费,是为了把不合理的情况扭转过来,因为药师服务也是有成本。

  陈竺还指出,从现在实际的运行情况来看,取消药品加成以后,还带来另外一个效果,就是药品费用下降的幅度超过了取消加成的幅度。

  陈竺举例指出,友谊医院原来预期取消以药补医以后,药品的费用下降应该是15/115,就是12.7%,也就是加成的这一块,但是实际下降了30%,也就是说过度用药、大处方的情况得到了遏制,取消了以药补医以后,药品的费用成为医院的成本,而不是创收的手段。综合测算下来的结果,实际上北京的做法还为医保省了钱,医保的确要报销医师服务费这一块,但是增加的有限额度,和药费下降的幅度相比,实际上增量还没有超过下降的幅度,所以总的情况就是群众的用药负担减轻了,医院医务人员的行为回归公益性、回归合理了,医保最后省钱了,而且要从未来控制医保不合理增长,这个作用就会更加显现,所以我们认为支付制度的改革在下一步公立医院改革当中是非常重要的。

  陈竺还成,中国医疗的筹资制度安排主要的是建立医疗保障,也就是说建立一个为需方服务的体制。当然绝对不是说我们对供方投入就不应该增加,实际上按照2009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指出了政府办医的责任,对于公立医院的补偿,包括离退休人员的工资,基础设施建设,大型医疗仪器设备的购置,科学研究、教学,承担的公共卫生任务,支农、支边、援助基层,这些是政府应该对公立医院直接的拨款。

  因为我们现在的医保筹资水平还很低,从医疗费用的报销方面,患者自己在得病治疗的自付水平还比较高,我们在大病保障方面还要尽力而为,不可能从有限的医保资金当中来支撑我刚才说的那几条,那应该是政府对医院的直接投入。如果对需方和供方两方面的投入都能够到位的话,我们公立医院回归公益性就指日可待了,而且也意味着我们国家的制度设计形成了自身特色。

  陈竺称,在国际上,有的国家把所有资源全部投入到公立医院去,公立医院免费或者低收费提供服务,但是也有一些弊病,就是效率低、大锅饭,等待住院的时间可以长达几个月,甚至长达十几个月。如果所有资源全部投向需方,那么对供方常常就缺乏一些制约,可能造成诱导医疗消费的倾向。中国采取的是宜需则需,宜供则供,实际上是我们探索有中国特色卫生发展道路的一个重大制度平台。我们希望各级政府能够切实履行举办公立医院的职责,真正体现公益性,让群众得实惠,让医务人员得鼓舞,让党和政府得民心,让卫生事业得发展。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