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药用辅料 >

药用辅料药监监管最严时代来临

  • 2012-06-08
  • 来源:搜狐 发布者:江丽

    打印转发字号:T|T

  日前,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发布《加强药用辅料监督管理的有关规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称《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旨在强化药用辅料监管的新规一旦执行,将显著提高药用辅料业的准入门槛和成本,而这一成本若转嫁到制药业,不排除制药业亦会加速优胜劣汰的可能。

  依照征求意见稿,国内所用药用辅料均将参照原料药进行管理,而这意味着诸多原本以食品级、化工级标准生产的辅料将被排除在药用大门之外。中国医药包装协会副会长张世德对南都记者透露,国家卫生部基药司相关人士希望探讨基药胶囊固体制剂所需要的空心胶囊,交由某些定点企业生产,这样胶囊质量或更易控制。

  有业内专家则预测,旨在强化药用辅料监管的新规一旦执行,将显著提高药用辅料业的准入门槛和成本,而这一成本若转嫁到制药业,不排除制药业亦会加速优胜劣汰的可能。

  胶囊产业过剩引发质量危机

  根据中国医药包装协会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胶囊行业共拥有全自动生产线约300台,装机年生产力为1000亿粒左右;半自动生产线约400台,装机年生产力为1000亿粒左右,也就是说目前总的生产能力为2000亿粒左右。而根据2011年的数据显示,全国制药行业年度需求胶囊制剂的产量约为1000亿粒,如果加上保健食品等使用胶囊,也只需1500亿粒左右。换句话说,这个行业处于严重的供过于求的局面,以低价换销量的现象十分突出。

  有不愿具名的某药企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一方面胶囊生产厂家竞相削价的同时,难免有少数厂家为了进一步降低成本,采用通过废皮鞋等废弃物提炼的低价有毒明胶。据了解,该药企若干年前就曾经在某胶囊生产商提供的样品中发现存在质量问题。另外,由于药用辅料的复杂性,国家对于相关行业尤其胶囊,尚没有相应的GMP规范出台。

  另一方面,现在各家药品生产企业都不同程度地面临着来自政府和民间“降药价”的压力,而因为通货膨胀等方面的原因,企业的生产成本整体上是呈上升的趋势,在这种局面下,有些药品生产厂商就动了这些廉价明胶胶囊的主意,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于是这些厂商便倒在了“铬含量超标”上。

  所谓药用辅料,就是生产药品和调配处方时所用的赋形剂和附加剂。此前爆出铬超标的药用胶囊即属于这一大类。而在更早的时候,上海联华制药厂的甲氨蝶冷药害事件,问题同样出在辅料环节。

  国家药监局发出的通知称,药用辅料是药品的重要组成部分,可直接影响药品的质量和安全。制定了《征求意见稿》旨在进一步加强药用辅料生产、使用的监管,确保药品质量安全。

  根据《征求意见稿》,国家药监局将采取组合拳来实现进一步严格药用辅料生产和使用的管理。而这些组合拳将包括“进一步落实药品生产企业责任和监管部门责任”,“实施GMP、开展分类管理并与药品制剂的关联审评,来提高药用辅料准入门槛”,以及“加大打击力度,震慑违法违规行为”。

  国药控股高级研究员干荣富认为,《征求意见稿》出炉意味着药用辅料从严监管时代的来临,实现对药品生产供应链的全程监管将有利于提升国内药品整体的质量水平。

  至少五成药用辅料有待监管

  “新规实施后,国内至少会有5成的药用辅料需要纳入监管。新版国家药典中收录的才200多个品种。依照规划,2015版药典对药用辅料的收载,至少会比现在增加一倍。”国际药用辅料网负责人施拥骏说。

  他告诉记者,一个非官网的统计甚至显示,目前仅30%~40%的药用辅料被纳入了药监管理。而依照《征求意见稿》,国内上千个药用辅料将全部参照原料药进行管理。这对辅料行业来说,短期将会有一个阵痛期。

  “依照《征求意见稿》,药用辅料生产企业将被要求一律按照《药用辅料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要求组织生产,与此同时,依照风险程度对辅料实行分类管理的做法,也将提高对高风险辅料企业的门槛。上述两道门槛的提高,会将一部分原本以食品级和化工级标准在生产药用辅料的企业洗出市场。”施拥骏说。

  除此以外,新药用辅料与药物制剂关联审评的新规,以及强调药品生产企业对新辅料检验审计责任等的一系列做法,则将会把大部分不注重质量的辅料企业赶出市场。

  公开资料显示,我国药用辅料行业高度分散,药用辅料品种繁杂,以大宗的药用辅料淀粉为例,现国内几乎没有生产淀粉,蔗糖的企业专为药用而申请药品生产批文。

  当然,依照成本转嫁的理论,对药用辅料的监管,其影响势必会传导至下游的制药业。据业内企业介绍,铬超标问题出来后,相关部门亦希望把制药业中不规范的企业洗掉。对于这些不规范的企业,该关门的关门,已经成为监管方的较为普遍的看法。

  根据新规,作为药品质量责任人的药品制剂生产企业须对药品生产所用的辅料严格把关,并对供应商进行审计。购入的药用辅料必须按标准检验合格后方可用于生产药品。“强化对上游辅料的监管,对下游制药企业的影响肯定是难以避免的。在成本不断推高的情况下,招标"唯低价是取"将会遭遇更多的挑战。我们的建议是,在强化监管的同时,政府在定价方面应考虑企业由此增加的成本问题,对于严格按照新规组织生产的企业,应给予区别定价。”上海一位医药行业资深专家如是说。

  定点生产操作性有待加强

  据了解,在国外,其明胶质量由生产明胶的企业负责。而国外药品制剂企业在选择明胶原料时,要对明胶生产企业进行物料来源、生产工艺、质量检验等进行审计,符合本企业生产药品的要求时方进行采购。欧盟的明胶标准规定铬的限量为10ppm(安全标准限量),而美国甚至在其明胶质量标准中不设铬的限量指标。欧美等国家对于这方面的监管都是采用行业高度自律与严格监管相结合的方式。

  据悉,进入基药目录的胶囊固体制剂,每年的销量大概为500亿粒左右。按照传统的观点,定点企业生产的东西质量上或许要比市场上形形色色的厂家来得要靠谱一些。然而有业内人士却有不同意见,北大纵横医药事业部合伙人史立臣对南都记者表示,定点生产意味着有权力寻租空间,意义其实不大。这剥夺了基药生产企业可以自行采购的权利,也可能为生产企业增加新的成本负担。他认为,定点生产如同因噎废食,强化监管才是正道。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