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药教育 >

蒙医药:中国医学库中的璀璨明珠

  • 2012-08-27
  • 来源:中国民族报 发布者:车新鑫

    打印转发字号:T|T

  摘要:不用任何透视仪器,仅靠手法拿捏就能使骨头复位;用带子、锤子和筷子治疗脑震荡……拥有2700多年历史的神奇蒙医药,曾在成吉思汗的征战和蒙古族的生息繁衍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今,蒙医药早已不仅仅属于马背,而是走进校园,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被广泛学习和发扬。

  蒙医药,从寺庙到高校

  牵着一匹马,马背上搭着一个皮药囊,药囊里装着各种药包、器具,这就是过去蒙医的形象。对于蒙古族这个马背民族来说,一位蒙医牵着一匹马,就是一所“流动医院”。千百年来,草原人民就是靠蒙医来为他们消疾除病的。

  过去,蒙医药的传承一直靠父子或师徒间的口耳相传,而寺庙是培养蒙医最集中的场所。在一些大的藏传佛教寺庙里,专设有“满巴扎仓”(“满巴”意为医生,“扎仓”意为院)来培养蒙医。迄今,很多健在的名老蒙医,如2009年被评为“国医大师”的苏荣扎布教授,早年就是在寺庙里学习蒙医药知识的。

  内蒙古自治区成立后,为发挥蒙医药在民间的作用,内蒙古医学院在1956年建校之后就着手筹建蒙医学专科,1958年设立蒙医专业并实现首批招生。从此,蒙医成为培养蒙医药人才的“大本营”,不断培养优秀的蒙医人才并先于藏医、维吾尔医、朝鲜医、壮医等少数民族医学最早走入高等学府。在内蒙古医学院更名为内蒙古医科大学的庆典仪式前夕,记者走进这所大学,探访蒙医药在这里的传承和发展。

  蒙医专业的第一批教师都是来自民间的有经验的蒙医,他们都有童年即在寺庙求学的经历。如今年逾八旬的苏荣扎布教授,是蒙医学科的奠基人之一,由他组织编写的第一版蒙医高等院校统编教材,不仅填补了历史空白,还为系统培养蒙医药人才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今,老先生还定期在内蒙古国际蒙医医院出诊,为那些慕名而来的患者解除病痛。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当年的蒙医专业已发展为蒙医药学院,蒙医、蒙药专业均成为全国高等学校重点建设特色专业。学院不但能培养大专生、本科生和硕士生,每年为蒙古国培养1个班的留学生,还与北京中医药大学联合培养博士生,形成了层次完备的蒙医药人才培养体系。

  从传统到现代的跨越

  在内蒙古医科大学蒙医药学院的传统诊疗实验中心,记者看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电子仪器,这些由蒙医药学院的教师自行研发的器材,让人摒弃了蒙医只是“号号脉,抓点药”的传统印象。

  灸疗法,是蒙医的传统外治疗法之一。过去,蒙医用艾草、红柳甚至羊毛毡在人体穴位上进行热敷。灸疗的温度如何,时间多长,全靠医生的经验来把握。如今,蒙医药学院科研团队研发出来的蒙医疗术温针仪,通过将电流转化为热流,并连接艾草等灸物,能用仪器直接控制灸疗的温度、时间和轻重,从而使灸疗法从经验判断上升为标准化的数据判断。

  蒙医认为,人体有600多个穴位,因此认穴位是蒙医专业学生的基本功。在实验室里,记者见到好多个与电脑联机的铜人模型,这也是蒙医科研团队的一大发明。点中模型的穴位,穴位处就会亮起灯来,并在电脑上显示穴位名。类似的设备,还有蒙医疗术尼如哈治疗仪、脉象训练仪、蒙医五疗灯等。

  “蒙医既是传统文化,又是一门严谨的科学,千百年来已形成了完整而独立的理论系统。既然是科学,就得有一套规范化标准,包括医疗器械、诊疗和用药标准等。”内蒙古医科大学副校长、蒙医药学院院长阿古拉教授说。

  阿古拉是蒙医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对于蒙医药的发展,他考虑最多的就是如何让这种民族传统医药与现代社会接轨。

  “过去的老蒙医,临床经验丰富,但很多人文化水平不高,不可能从科学层面来解释蒙医药的治病机理。病是治了,但为什么这样治,说不清楚。”阿古拉说,这就让很多人产生了民族医药是“模糊治病”的观念。

  为了深究蒙医药治病的理论根源,阿古拉带领团队开展了蒙医药机理机制的研究,对温针等蒙医特色疗法进行了疗效性、安全性等各方面的数据统计和评估,把蒙医传统疗法完全置于现代医学的考量体系中,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项研究,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支持。

  获得国家专利的蒙医脑震荡震疗仪,也是阿古拉在继承古老蒙医传统之上创新的产物。过去,蒙医治疗脑震荡,要用一条带子紧紧勒住患者的头,让患者咬住筷子之类的东西,用棒子敲打地面,再用小锤敲打筷子的两头,通过外部的震荡来治脑部的震荡。现代社会中,这样的方法不太适宜了。阿古拉带领科研团队传承这一疗法中“以震治震”的理念,发明了可以监测震动力度的“启震仪”,使蒙医传统疗法与现代技术接轨。

  “不管是哪个民族的传统医学,都不能光靠感官,得做大量的实验。蒙医药中一些不适合现代医学发展的地方,要通过科研来改进、提升。”阿古拉说。

  蒙药向来以药性猛而著称。与中药不同,蒙药中有很多矿物质成分,有的成分单独来看毒性不小,如何通过炮制使其无毒,获得稳定的安全性,正是需要反复实验,提取各项物理、生化指标来达到的。蒙医药学院的蒙药炮制实验中心,通过各种精密仪器和小白鼠实验,不断地改进着蒙药炮制方法,并研制出新的蒙医配方,使蒙医药从“经验医学”向“实验医学”迈进。

  蒙医给人指明方向

  内蒙古医科大学蒙医药学院2011级学生通拉嘎,从小立志学医。当报考大学的时候,周围的父老乡亲们都建议她学蒙医,希望她把本民族的神奇医学传承下去。

  走进蒙医药学院后,通拉嘎果真感受到了蒙医药的神奇。在蒙药炮制课上,她亲手将有毒的野猪粪通过在沙土里炒、在瓦罐里烤,制作成治疗胃病的一味蒙药——黑冰片。现在,她对自己所学的专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希望学成后能回到家乡,为乡亲们看病。

  2008年毕业于蒙医专业的朝克,与自己的父亲是校友。朝克的父亲1982年从内蒙古医学院蒙医专业毕业后,到当时的呼伦贝尔盟蒙医院工作。小时候,看见父亲用神奇的蒙药将昏厥的病人唤醒,朝克发誓,一定要考取爸爸的学校、爸爸的专业。长大后,他如愿以偿。

  “蒙古族的传统文化深厚,但史诗、歌舞、服饰等之外,属于自然科学领域的文化遗产只有蒙医药一项,需要我们去传承和弘扬。”内蒙古医科大学蒙医药学院2010级学生明明说。

  正是由于有了一批热爱并立志传承发展蒙医药的人,蒙医药事业才不断创新,赶上了现代社会的脚步。

  在人群熙攘的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很多从牧区来的患者首选挂蒙医科,因为这里的大夫不仅能讲蒙古语,而且用的是他们信任的蒙医蒙药。

  “在蒙古族聚居的地方,很多人还是‘非蒙医不看,非蒙药不吃’。”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蒙医科主任图门乌力吉说,蒙医科从1990年建立以来,门诊量和床位数逐年增长,去年收诊病例近千例。2011年,蒙医科被评为国家十二五重点专科建设项目。

  图门乌力吉介绍,从临床来看,蒙医药对一些慢性病和疑难杂症有显著疗效,尤其是在治疗胃衰病、酒精性肝损害、脑血管后遗症、颈部淋巴腺结核等方面,有中西医难以达到的疗效。他曾接诊过一位患颈部淋巴腺结核的病人,这位病人之前四处求医,结果病情不轻反重,后来听人介绍辗转求助蒙医,结果吃了两个多月的蒙药,病情就明显好转,不久就痊愈了。这让他连连感叹蒙医药的神奇。

  “蒙医药学是中国医学库中一颗璀璨的明珠,也是世界传统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内蒙古医科大学在全国率先建立了民族医学高等教育体系,为蒙医药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提供了智力支持。今后,内蒙古医科大学将进一步强化蒙医药学的建设,培养更多、更强的蒙医药人才。”内蒙古医科大学党委书记包红亮说。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