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曝光台 >

为白血病弟弟筹钱 组织12人团伙卖血受审

  • 2012-09-27
  • 来源:北京晚报》 发布者:江丽

    打印转发字号:T|T

  分工合作组织卖血的12人团伙昨天在海淀法院当庭受审。据悉,这是海淀法院近年来受理的组织最严密的卖血大案。在法庭上,被指控为“团伙头目”的王海涛哭着说,他这么做是“为了给患白血病的小弟治病”。而他的小弟庭后也哭道:“是大哥给我筹钱的,也是他给我移植的,没有大哥就没有我!”

  庭审现场

  公诉人追究刑责

  上午11时,绰号为“涛子”的该团伙头目王海涛及另11名团伙成员终于被带上了法庭。“儿子!”旁听席上立即爆发出女家属的哭喊声,被法警制止后,该妇女仍哽咽难止。王海涛听到母亲的呼喊后情绪波动,哽咽着回答法官提问,而其他人也是神情阴郁。

  据公诉人当庭指控,去年前后,12名被告人逐渐形成固定团伙,长期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医院内,从事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活动,所得赃款统一管理,并逐级分赃。

  检察官认为,12名被告人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非法组织卖血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对于上述指控,12名被告人齐声表示“没有异议”。其辩护人提出为他们进行“罪轻辩护”。

  基本案情

  卖血分钱有组织

  据公诉人介绍,“团伙头目”王海涛今年34岁,是黑龙江人,小学文化程度,2009年因寻衅滋事被北京海淀公安分局行政拘留10天。他的老乡、30岁男子张传文也是小学文化,在此案中介绍线下多人参与组织卖血活动,并抽头牟利。24岁的内蒙古男子赵玉龙是高中文化程度,负责监督内部成员,防止私自挣钱。绰号“二哥”的39岁黑龙江男子张立辉则主要负责收钱、管账。

  12名团伙成员中,年龄最大的不满40岁,最小的仅20岁。

  据该组织“监理”赵玉龙供述,去年10月他在某医院献血后认识了王海涛。该组织成员都听王海涛的。“我们有明确分工:通过上网或张贴小广告招揽献血者,让对方到医院献血,我们的人在医院门口接他,另一拨人将联系好的病人家属带到输血科。献完血后,病人家属付钱,我们把收的钱交给二哥(张立辉),他再将需付给献血者的钱交给他们,余款就是我们的了,由二哥统一保管。”赵玉龙称,他从去年10月初干这个,挣了1万多,都用于生活花销了。

  负责在血液科周围“搭单子”的韦宏远称,一般情况下400CC血卖1500至2000元左右,最高2300元左右。而据张立辉供述,他一天能挣200至300元,大头被赵玉龙和主要组织者王海涛拿走了。

  控辩焦点

  对危害性看法相反

  为什么要组织卖血?据王海涛说:“为了给我弟弟看病,他身患白血病。我弟弟当兵时得了白血病,为了救我弟我们家把房子都卖了!请法官给我重新做人的机会。”

  王海涛的辩护人认为,王海涛是初犯,认罪态度好,其身体长期缺钾,要经常输液,不适合长期关押,其家庭困难,需要他照顾,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张传文的辩护人则称,张传文认罪态度好,犯罪恶性不深,也是因家庭困难才走上犯罪道路的。本案主要问题是患者对血液的需求,这是法律上的漏洞,虽然被告人违反了法律,但从客观上挽救了被害人,请法庭予以考虑。

  虽然王海涛的辩护人提出缓刑意见,但公诉人认为现有证据证明王海涛在本案中处于领导地位,对团伙人员有明确的分工,获得赃款较多,起的作用较大,犯罪情节社会危害性较大,不应适用缓刑。关于另一些被告人,公诉人提醒法庭注意,他们分工协作,不宜认定主从犯,但考虑本案属于上下线关系,应区别量刑。有辩护人提出“社会危害性不大”,公诉人认为“本案涉及人数较多,社会危害性很大”。

  庭后采访

  王海涛哭诉无奈

  庭后,本报记者采访了血头王海涛。在整个采访过程中,王海涛的陈述几乎都泡在了哽咽的哭声里,眼里全是泪。

  记者:庭上你说你弟弟得了白血病,这跟你组织卖血有什么因果关系?

  王海涛:2007年我弟弟查出白血病,为了给他治病,我们四处筹钱,借了很多钱,把家都卖了,后来我在医院开黑车时发现这个(组织卖血)挣钱,一来二去就帮着给人介绍买血卖血,别人知道我家的境况,知道信儿的,也来找我。最后我怎么就成了团伙头目了啊!

  记者:你弟弟患病需要多少钱?现在你们还有欠债吗?

  王海涛:弟弟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为了这个,我爸把房子和地卖了,再加上积蓄和借款,凑了60万。可是后来弟弟排异反应很大,要吃抗排异药,很多费用都不能报销,里外欠了几十万。弟弟在301医院做手术治疗,我们老去医院,久而久之我就在医院附近开起了黑车挣点钱,我媳妇给人家看孩子,母亲给旅店洗衣服。卖盒饭的、干保洁的知道的就给我口饭,剩下的馒头冻起来,都不能扔啊。我们有时寄点钱回去,利息都没还完,人家也不要了,现在还差20万吧。

  记者:你对自己组织卖血的行为是怎么看的?

  王海涛:出了这事情实在没辙啊!是生活无奈,我需要钱哪。我是真没文化,谁知道这事是犯法的?要知道犯法,我也不敢干呀。我真不是有意犯法的!

  患病小弟感谢大哥

  王海涛的庭审,其小弟王海福也来了,一直戴着白口罩坐在旁听席上。走出庭时他也是满眼泪花。“是我大哥筹钱救我,我的骨髓也是他移植给我的,他后来缺钾也是因为这个。没有我大哥就没有我,要不是大哥,我早就不在了!”

  王海涛的亲属和好友说,“涛子”是兄弟四人,他排行老大,只有小学文化,老二小的时候出车祸身亡了,老三也只是中学文化,在老家开铺卖粮食。一家人的指望都落在了小儿子王海福的身上,可万万没想到他竟患上了白血病。

  王海涛老家黑龙江省肇东市尚家镇尚家村村委会会计孙万斌称,王家为了给小儿子王海福治病,四处借债,村里也给想办法,通过民政部门帮他们筹得了数千元。

  如今,王海涛的父母就租住在医院附近一间仅几平方米的小平房里,艰难度日,给儿子治病。在庭外,王海涛的母亲仍是激动难言,哭声不断,最后竟“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延伸阅读

  • 砒霜+西药=白血病神奇疗法 陈竺王振义在美获奖[2012-03-26]
  • 白血病研究获重大突破 发现治疗药物的作用靶点[2010-04-15]
  • 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研新药LFB-R603获肯定[2010-09-01]
  • 湖南:儿童白血病将纳入农村大病救治试点[2010-06-18]
  •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 替尼类唱独角戏[2009-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