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产业视点 >

详述:历史悠久的藏医药发展史

  • 2012-07-04
  • 来源:中国中医 发布者:华仔

    打印转发字号:T|T

  由于西藏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外人对西藏文化,包括藏医药还不是很了解。藏药在人们的心目中,多少含有一些神秘的色彩。

  藏药服用方法独特

  很多人听说某种藏药治疗疾病效果好,便让亲友从西藏带药,或自己买来服用,可服用后药效却不尽如人意。藏医师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内地患者“不会”吃藏药,藏药的原料和制作工艺与中药不同,所以服用方法也有差别。

  藏药一般分为两类,普通药与珍宝药(由珊瑚、珍珠、玛瑙等珍贵原料制成的药品)。普通药没有太多讲究,把药丸咬碎后用温开水冲服即可。珍宝类药服用方法比较严格,需晚上睡前用开水浸泡,早晨空腹服用。浸泡时要用有盖的杯子,倒入开水,水量差不多漫过药丸,等水温后把药丸碾碎放入杯内,盖好杯盖。第二天早晨6点左右,加少许开水搅拌并和药渣一起冲服。有的患者像服用中药一样用温开水吞服,当然无法取得预期疗效。

  为解决药源不足,服珍贵藏药时应和普通药搭配。如治疗中风瘫痪,早、中、晚吃药有所不同。早上吃“七十味珍珠丸”,中午就可以服用“二十味珍珠丸”,如果只吃“七十味珍珠丸”一种药,不但患者经济负担过重,药效也不会太好。

  藏药另一个特点是分期服用。重症病人、一般病人、恢复期病人,用药量各不相同。从1天1丸到3~5天1丸,一定要在藏医指导下服用。与中医有些类似的是,藏药也是根据病情加减用药量。如第1周每天1丸,第2周3天1丸,以后逐渐减为3天、5天、7天1丸,直到停服。

  藏医说,一些藏药说明书上只写藏医的术语,如“黑脉病”、“白脉病”等,黑脉病指血管类疾病,而白脉病指神经性疾病,如果患者自行买药,往往看不懂说明书上这些病症的真正意思,容易产生歧义。也有一些翻译过来的藏药说明书,因为西医和藏医理论体系不同,很多病症只看说明书很难解释清楚,不能做到因症施治,自然不能疗效显著。

  藏药“走”出西藏更显神奇

  藏医告诉记者,藏医源于古印度医学和古希腊医学,它对人体的认识比西医还早800年,藏药的功效一直令世人叹为观止。要想成为藏医,必须学习佛学、药学、美术、天文和医学知识。在西藏佛教文化的影响下,形成了一派独特的医术。藏医自古就和佛教紧密相连,在西藏专门有研究学习藏医的机构,不少名医就是高级僧侣,在这些高级僧侣手中掌握着西藏文化的精华部分。他们知识渊博、令人敬仰,好多僧侣长期隐居,潜心研究藏医藏药,为保证药力独到,他们在制药前先亲自采药,而且采药时间规定严格,藏药所用药材纯正,用药讲究,在质量和数量上都有严格的规定;而且制药方法采用传统工艺操作,工艺上精益求精,从而保证了药物的疗效。

  藏医师巴桑塔杰虽然来济南只有三个多月,但是他发现在这里用药比在西藏用药,药量要适当减少,同时疗效多数时候会比用在藏族患者身上效果更为明显。究其原因,这与从藏药本身的药效和患者自身抗药性有关。

  藏药配方与中药、西药均不相同,即使是同一味药和中药的用法也不尽相同。藏药之所以疗效理想的客观因素还在于雪域西藏海拔高,青藏高原海拔在3500~6800米之间,是人类最大的一块未受工业污染的净土,造就了非凡的生命力。藏药植物抗寒和抗旱性能强。在长期与高、寒和热量低的生态环境相适应的过程中,其细胞中的果胶物质、糖类、半纤维素等的含量增高,增加了原生质耐冰冻的特性。这就是被夜间的霜冻和寒风冻得僵硬和萎蔫的药植物一接触到早晨的阳光就马上解冻,恢复活力和继续生长的原因;藏药植物繁殖方式特殊。只有2~3个月短暂的下半年时间促使大部分植物甚至在冬眠中就形成了花蕾,一旦冰雪融化它就绽苞开放。藏药植物光合作用有效积累高。高原的水气量低,绝少尘埃,有利于光的通过,因而,蓝紫光和紫外线非常丰富,辐射特别强烈。在不同酶的作用下,光合作用的有效物质积累高,花色也比低海拔地区鲜浓。另外,动物和矿物药类是藏药又一大特点,多种动物和矿物含有丰富的人体容易吸收的金属微量元素,成为藏药奇特疗效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另一方面,由于藏药一直在一定区域内使用,在中国内地极少见,没吃过藏药的内地人,对其几乎没有抗药性,因此内地人服用自然更容易达到满意的效果。

  藏医治疗手段多样

  很多人误认为藏医学主要靠藏药的独特疗效,事实上,藏医的治疗手段多种多样,同时把生活中的食物、用品逐步用于医药。

  得病不一定要吃药,藏医注重饮食起居的调理。藏医说:“最简单地讲,比如冬天多穿衣服,住在暖和的房子里;夏天热了以后,不能穿冬天的衣服。这是最简单的起居、生活习惯的一个过程。吃的方面,热天的时候,自然喜欢吃凉的,人冷的时候自然而然喜欢吃热的,这是阴阳关系。”

  酥油可以止血,能治疗烧伤、烫伤;青稞酒能舒经通络、活血散瘀;柏树枝叶、艾蒿烟熏可以防治瘟疫……这里的人很早就知道就地取材,把藏区特有的动植物甚至矿物用于医药中。除了藏药外,藏医还有药浴、放血、火灸、拔罐、角吸、针灸、尿诊等各种特殊疗法。 藏医认为,某些疾病是因病人体内存在着病血而导致的。只有放出病血,留下好血,病才能治好。因此在藏医治疗中有一种独具特色的治疗技术,主要适用于热性病症 (如急性上呼吸道感染、支气管炎)患者,这就是被称为“针放血疗法”或者“刺放血疗法”的放血疗法。

  放血疗法采用特殊的放血刀,用针具或刀具刺破或划破人体特定的部位,放出少量血液,可以治疗热性病症,如瘟病、疮疡、丹毒等。传统藏医放血部位是固定的。据《四部医典》记载,全身有77处放血部位:头颈部21处,上肢34处,下肢18处,躯干部4处。但是施行放血疗法必须严格掌握适应症、放血时间、部位、手术过程及放血量等。如果对不应该放血的疾病,采用了针刺放血施治,则会伤了肌肉,损了络脉,甚至导致病人死亡。

  藏医使用的药浴疗法,即将全身或部分肢体浸泡于药物煮熬的水汁中,然后卧热炕发汗,祛风散寒、化瘀活络,达到治病目的;尿诊是以病人的尿液在热、温、冷却后三个阶段,对其颜色、气味、漂浮物、沉淀物等进行观察,从而诊断疾病;金针疗法是用金属制成的针、刀等锐利器械,刺入人体的一定穴位和部位,排出体内积液、脓血、痞块、病邪的一种治疗方法。

  去除有毒物质的神秘“坐台”

  藏药特殊的制作方法,也是藏药神秘的另一个方面。在藏药里,有许多的药物原料都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比如水银,金银铜铁等都是剧毒的物质,但是藏药古老的制药技术却可以祛除这些物质中毒素,使得这些物质成为治病救人的良药。早有传闻说,正宗藏药加入了类似仙丹的东西,才使它具有神力的疗效。 “坐台”在中、西医中都没有。经过两千多年的临床实践证明,“坐台”对脑溢血、风湿、痛风、高血压及中毒症等疑难杂症有奇特的疗效,而且无病服用能滋补强身,增强人体五官功能和自身免疫力,还有抗衰老等特殊功效。

  “坐台”与其他药物合理配制,能成倍提高原药疗效,大大延长药物的作用时间,减少药物用量,缩短治疗周期,原来3个月能够治愈的疾病,加入“坐台”,只需一个月就能治愈。因此,在七十味珍珠丸二十味松石丸等名贵藏药中,“坐台”是绝对不可缺少的成份。

  1988年,在藏医药国家级专家强巴赤列的领导下,为了更好的保护“坐台”这一宝贵理论与实践技术的权威性,阻止低质仿造品的出现,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专利,1988年10月15日,西藏自治区藏药厂正式获得了“坐台”的技术专利证书,这是整个藏区有史以来的第一项藏药制作技术的专利。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