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区新农合 >

新农合:医疗“惠民工程”如何走得更好?

  • 2012-06-06
  • 来源:新华网 发布者:江丽

    打印转发字号:T|T

  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实施,解决了我国千百万农民“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但随着新农合制度的深入推进,一些体制机制性问题逐渐显现,这项使越来越多农民受益的“惠民工程”,如何健健康康地走得更好,正在成为广受关注的问题。

  救护车响,猪牛羊不再白养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农民没有被纳入医疗保障等社会福利保障体系。“救护车一响,猪牛羊白养”,这个顺口溜曾是一些地方农民就医难、看病贵的真实反映。

  如今这一境况正在得到显著改变。记者在革命老区贵州遵义市凤冈县何坝乡采访时,65岁的水河村苗族村民周华祥正在乡镇卫生院输液,他说:“我一身的慢性病,以前要去县里、市里住院,路程远又花钱,这几年有了新农合,住十天院报销下来也不到200元,看得起病了,不给儿女添麻烦。”

  安顺市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大山乡大寨村卫生室村医罗正美从医30年,可以熟练地用新农合信息机为病人开药、结账。她说:“没有信息化之前,农合办效率低,有时候拖七、八个月就是拿不回自己垫付的钱。现在一个月就能拿到,最多时月收入有四五千元,这个村医越干越有劲儿。”

  凤冈县中医院院长邹贵林说,凤冈县2007年启动新农合,去年中医院住院病人5300人次、业务收入1600万元,是2005年的5倍。今年凤冈县中医院将启动搬迁建设项目,开放床位300张至500张,规划有中药饮片加工厂、休闲养生带、中医文化建设区等,开展乡村医生培训。中医院年业务收入将达到3000万元以上,自身补偿和发展建设将逐步解决。

  遵义市卫生局副局长张辉杰说,新农合政策激活了一大批基层医疗机构,特别是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的收入数倍增长,呈现出农民看病补偿受益、定点医疗机构业务收入增加、卫生事业发展的“多赢”局面。

  服务“卡脖子”,新农合基金“有钱难花”

  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弱,新农合经办机构不健全,监管乏力,筹资水平提高过快,这些问题导致有的地方农民享受惠民政策时“卡脖子”,新农合基金甚至面临“有钱难花出去”的尴尬。

  贵州省卫生厅副厅长张光奇说,去年贵州省参合住院病人在县、乡两级医疗机构治疗的高达82.7%。但从补偿金流向上看,17.29%的县外就医参合病人消费了全部住院支出41.7%的补偿基金,实际住院补偿比仅为47.39%,拉低了贵州省平均住院实际补偿水平。

  “国家要求新农合统筹基金当年结余率控制在15%以内,而贵州去年达到24.6%,出现‘有钱花不出去’的现象。”贵州省卫生厅农村卫生处处长刘岚说。

  贵州一些地方农民反映,今年贵州新农合个人缴费从每人每年30元增加到50元,标准提高过快、增长幅度较大,已接近自己的承受极限。这个状况导致贫困山区有的地方出现了参合率下降、筹资难的情况。

  据统计,去年贵州省乡镇卫生院住院费用较上年增长27%,部分县级以上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存在过度医疗、重复检查、分解收费等行为,增加了农民看病负担。而县级统筹下一些政策具有本地适用性,大量外出务工人员难以享受到制度益处。

  医疗“惠民工程”如何走得更好?

  国务院最近发布的《“十二五”期间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暨实施方案》提出,政府将继续支持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标准化建设,到2015年,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达标率将达95%。

  “新农合改变了农民看不起病的状况,激发了农民就医积极性,但基层医疗机构软硬件需要同步快速发展,如果基层服务能力太弱,病源依旧要向市级、省级医院流动。只有解决了农村卫生机构数量不足、设备陈旧落后、技术水平低下、专业人才缺乏等问题后,新农合的钱才能更好地花出去。”刘岚说。

  贵州基层医疗卫生部门建议,国家在新农合政策上应区别对待,欠发达地区农民个人自缴参合金建议暂时不再提高,探索农民易于接受、简便易行的稳定筹资机制,逐步变上门收缴为引导农民主动缴纳。政府可参照社保部门将各级农合经办机构人员纳入参公管理,解决好经办机构办公用房、工作用车和办公设施经费等问题。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省级统筹是发展方向,建议国家加强顶层设计,成立省级新农合结算中心,负责全省农民跨区就医审核、结算,统筹资金管理,定点医疗机构监管工作。同时,建立持续稳定增长的卫生投入机制,纠正新农合基金结余率过大的偏向,切实有效地降低医疗费用个人负担。进一步完善加强新农合管理的法律法规,增设经办机构,增加人员编制、加强业务培训,确保农合基金安全最大化,农民受益最大化。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