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医疗报道 >

蔡江南:医保推行首诊制,放手全科医生手诊等五项医疗权利

  • 2012-09-19
  • 来源:中国建康界 发布者:车新鑫

    打印转发字号:T|T

  “全科医生缺乏双重吸引力,最重要的是缺乏工作价值。”9月15日,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主办的“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表示,中国全科医生缺乏五个基本权利——首诊权、处方权、检查权、治疗权、发展权,使得他们缺乏作为全科医生的价值。

  他指出,解决问题的根本对策,首先要使得全科医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使其拥有更大的治疗和医疗费用控制权,还要有职业发展的机会、合理的收入补偿机制。

  蔡江南建议,首先,医保要推行首诊制,医生的处方不受基本药物限制,要建立独立检查中心;其次,治疗权方面,全科医生不应该承担公共卫生职能;第三,发展权方面应提供科研、进修、晋升的机会;第四,收入方面,要医生收入透明化,取消收支两条线。

  全科医生缺失五项权利

  蔡江南认为,全科医生的定义含有四个要素。

  首先,全科医生是一个医生。“全科医生对病人没有吸引力,是因为现在很多做法使得全科医生慢慢变得不像医生,他的临床技能被抽掉了。”

  第二,全科医生要有首诊权。全科医生最大的权威在于首诊,如果没有,全科医生的力量就大大削弱了。

  第三,全科医生在空间上的全面性,也就是说,全科医生对病人不是针对某一个器官,而是对病人整体有一个了解,这和中医传统非常像。

  第四,时间上的连续性,全科医生对病人不是一次性服务,而要有连续性的管理。

  “没有以上四点要素,全科医生就既没有权利也没有吸引力。”蔡江南说。

  蔡江南表示,中国全科医生缺乏五个基本权利——首诊权、处方权、检查权、治疗权、发展权,使得他们缺乏作为全科医生的价值。

  第一是首诊权。现在病人不受限制择医,全科医生便失去了对病人的首诊权。

  第二是处方权。只要是列入处方的药,医生都应该有权利开,而那些药是不是报销则是另外一回事。现在国家用基本药物制度把基层全科医生套牢,只能让他们开几百种药,这就把医生基本的权利剥夺了。

  第三是检查权。我国目前的体制设置使基层医院缺乏比较好的检查设备,病人必须要到三甲医院做检查。而很多国家都有独立的检查中心,全科医生可以把病人介绍到检查中心,这样,病人还在全科医生手里。

  第四是治疗权。我国全科医生承担了很多公共卫生工作,而实际上家庭团队中可以有其他人担任此项工作。医生的首要职能是临床,如果把临床价值稀释的话,会让全科医生的价值降低,缺乏吸引力。

  第五是发展权。我国基层医生缺乏科研、进修提高职称的机会,其公开收入是偏低的。如果不把整个医生的收入透明化、公开化和市场化,这对全科医生是致命的打击。

  另外,蔡江南认为收支两条线需要重新考虑。“全科医生的收支两条线造成了新的大锅饭。基本药物制度可以推行,但不能限制全科医生只能开基本药物。”

  全科医生要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医生

  蔡江南认为,中国医疗行业已经半市场化了。政府尽管可以控制医生收入,但医生的红包是多少,一家公立医院挖另一家公立医院的医生,民营医院去挖公立医院的医生等已经有了行市价。有了这个价值就意味着已经有了市场,已经形成了价格发现机制。不公开、不规范意味着市场不充分,不完善。“半市场化的另外一个表现是,医生的实际收入远不像工资单上显示得那么低。”

  蔡江南表示,在大多数国家,全科医生拿工资的比重占少数,大多数国家的全科医生都不依赖工资,而是依赖病人的人头付费,它是和绩效密切联系的,不是一个定额工资。相反,专科医生工资收入所占的比例反而更高。

  “全科医生需要更强的激励机制。而我国现在的做法正好与其他国家相反,觉得全科医生就要公益性、政府全包。这样,全科医生是不可能有吸引力的。”蔡江南说。

  对于解决方案,蔡江南认为,首先,医保要推行首诊制,医生的处方不受基本药物限制,要建立独立检查中心;其次,治疗权方面,全科医生不应该承担公共卫生职能;第三,发展权方面应提供科研、进修、晋升的机会;第四,收入方面,要医生收入透明化,取消收支两条线。

  “这些和现有的制度是唱反调的。”蔡江南指出,解决问题的根本对策,首先要使得全科医生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医生,使其拥有更大的治疗和医疗费用控制权,他要指挥某个病人到哪里去。此外,全科医生还要有职业发展的机会、合理的收入补偿机制。这样全科医生制度才有生命力。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网站所转载信息,不代表本站观点。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